1

上一次見到雷德侯教授,還是三年前——那一次,雷德侯與與英國考古學家、藝術史學家杰西卡·羅森爵士,以及眾多專家學者,在杭州南山書屋第一次正式發布了《中國佛教石經》的首兩冊。

 

這一次,依然是在南山書屋。年過七旬的他,看起來氣色和當年一樣好,說著一口流利的中文。三年過去,《中國佛教石經》的出版仍在繼續。

 

那個上午,雷德侯教授與中國社科院世界宗教研究所專家張總,進行了一場對談。


雷德侯

Lothar Ledderose

1942年生于慕尼黑,德國海德堡大學教授,漢學家、藝術史學家,德國東方學會會長,《中國佛教石經》總主編。

2005年,因他在藝術史上對中國藝術史中刻石書法的研究,獲得了和諾貝爾獎齊名的國際學術大獎巴爾贊獎。

 

張 ?總

1982年考入中央美術學院美術史論系,佛教美術專業,師從常任俠、金維諾讀碩士學位。

1985年留校工作。1990年調入中國社會科學院世界宗教研究所工作。 曾任中央美術學院講師,社科院助研,現為研究員,發表學術論文及專著多篇。


?名 家 專 訪?

 

 


最全面的佛教石經基礎資料

全世界都能自由獲得

 

如果你對藝術史稍有了解,對雷德侯的名字一定不陌生。

 

《萬物》《米芾與中國書法的古典傳統》均出自雷德侯教授,他是西方漢學界研究中國藝術最有影響力的漢學家之一,執教于歐洲漢學研究重鎮德國海德堡大學。

 

說到對石刻佛經的著迷,雷德侯覺得大概可以追溯至1986年。

 

當時,在中國社會科學院世界宗教研究所的羅炤教授的介紹下,雷德侯第一次看到了北京房山云居寺的刻經。注視著這批世界文化史上規模最龐大的石經板,雷德侯的激動之情難以言說。

 

同年,雷德侯還參觀了四川安岳縣臥佛院。這里的刻經窟壁面上,刻有多達三十四萬一千字的佛經節文,超過了中國境內,甚至世界范圍內其他任何一處刻經石窟遺址。

 

彼時,雷德侯還受到中國佛教考古界泰斗——北京大學宿白教授的鼓勵,他希望雷德侯有朝一日可推動一個旨在記錄和研究這批石窟,并將其介紹給全世界的中德合作研究項目。

 

2004年起,這一國際項目終于在山東啟動。

雷德侯教授與助手、博士生在一起

雷德侯教授與助手、博士生在一起

 

張總說,佛教石經是中國非常獨特、重要的文化遺產。但在中國藝術世界或考古界,它又相對處于一個邊緣地帶,過去的研究是很不夠。

 

除了專家之外,中國文化架構中這一驚人的成就鮮為人知,其在世界文化史上的重要意義也被忽略。

 

舉個例子——晚清時康有為提出“碑學”“石刻”,影響非常大,其中,泰山《金剛經》的石刻就是一個力證。但實際上,從晚清一直到最近,泰山《金剛經》究竟刻了多少字,以前從來都沒有搞明白過。

 

是時候,需要像《中國佛教石經》這樣一套書。

 

在實地考察了多處宏偉的摩崖石刻之后,雷德侯確信,有必要讓世界大眾了解這批物質文化的重要性。

3

4

 

在中國的山林間研究

做完全部的中國佛教石經

2005年起,由中國美術學院和德國海德堡科學院共同組建成立了中國佛教石經項目研究組,同時有北京大學考古文博學院、山東省石刻藝術博物館、西安文物?;ぱ芯吭?、房山石經與云居寺文化研究中心等國內外相關學術機構共同參與野外考察等科研工作。

 

幾十位該領域在世界范圍內的頂尖專家學者,具體承擔了此次科研與寫作工作。

 

除了雷德侯教授、羅森爵士,還包括中國美術學院美術史學家畢斐教授、北京大學文博學院孫華教授、山東省石刻藝術博物館的王永波教授等。

 

在過去的十幾年里,雷德侯教授一行傾注了極大的努力與心血。連雷德侯自己都承認,這一工作非常不易。

 

5

6

雷德侯教授對摩崖刻經進行逐字查找、標號。這是摩崖刻經考察史上,首次使用這種系統、全面、科學的研究方法。

 

比如認字——石經中的每一個字,都經過嚴謹的辨認、測量和抄錄,它們都需要一個一個描,一個一個對,并且一一查閱,是否有異體字,每一個字,最終都能在所出版《中國佛教石經》中看到;

 

比如拍攝——刻文和拓片均拍攝存檔;每個遺址,也必須親自勘察,因為重視刻經與所處空間的關系,因而對每一個刻經點都做了全方位測量。

 

拍照也有很高的技術含量,需要拍攝“正投影”。一般我們拍的照片是有透視的,而要達到出版水準的考察照片,不帶透視,在野外,他們就想了很多辦法專門自己做腳手架、工具拍攝刻經,就為了能夠垂直、水平正交定位,拍攝一整面墻上的字。

 

甚至,雷德侯教授學建筑的兒子,也親自設計了很多這樣的架子,并參與了繪制平面圖等工作。

 

7

 

張總還講了考察過程中的一個故事:

 

“我們在山東的鄒城市鐵山(公園)和崗山(公園)做工作的時候,為了掌握它的全貌,用這個氣球,氫氣球俯視拍這個全貌,這樣能把整個的面貌拍下來,(在)鐵山和崗山(實地勘察的時候)。所以我們當時用著氫氣球打了氣,打滿了后,在鐵山已經做好了,我們想還用這個氣球到崗山去拍,把這個氣球系在我的腰帶上,一個人就快飄起來了。這樣我們拿著氣球從鐵山下來,走到鐵山公園門口,馬上就要出去了,那個氣球被樹枝碰了一下,爆炸了?!焙萇?,也很驚險。

 

雷德侯回憶,在這些年中爬過的山幾乎數不清了。有些山很陡峭、危險,工作人員們一同翻山越嶺,有時候累了,就地躺在石板上對著天空大喊,雖然累,卻也開心。

 

“爬了那么多山,對身體好,對學問也好,所以工作對我來說是快樂的?!?/p>

 

但其間的艱難與枯燥,大概只有他們才明白。

 

8

 

中英雙語精致編撰

獲海內外好評

本書的刊布出版同樣困難重重。

 

最為基礎的考古資料,要如何最詳細、最全面地呈現,反而最難。

 

比如,關于石窟寺這類考古報告的刊布,是中國考古學界感到最難處理的。自70年前整理的山西大同云岡石窟之后,再無系統的此類文獻整理出版。

 

究其原因,還是因為這些石刻經文不像別的遺跡遺物一樣好記錄,尤其是圖像記錄。加之石頭容易風化的特性,隨著時間流逝越來越多的石經看不清楚,便需要采用現代化技術、方法來辨認——但如果現在都不記錄,誰能保證幾年后、幾十年后是否還看得清?

 

此套書的問世,是開了一個好頭。大部分尚處于石壁上的出土文獻,至今尚未整理出版,這套信息量巨大的書可說是對學術界具有重要意義。

三維模型細部圖展示朝向洪頂山16號刻經的石座

三維模型細部圖展示朝向洪頂山16號刻經的石座

洪頂山3和4號拓片B的右半部分

洪頂山3和4號拓片B的右半部分

 

在編撰上,一方面選取了中國佛教石經資源豐富的幾個重點省份,另一方面,在內容上也從時空、視覺等多角度呈現。

 

每冊書內容分為兩大部分,第一部分由各專家執筆,針對該地區刻經點的空間、時間及刻文作綜合性的分析導論;第二部分則將刻文的相片、拓片、版式錄文、隸定錄文、英文翻譯、研究史和調查數據等依次列出,巨細靡遺。

 

比如,在四川省第三卷的圖版中,你能看到包含每個洞窟的外景和窟內壁刻經區的全景照片??嘆詵殖扇舾汕?,每區包括3至12行刻經。每區進一步從上至下分成A至D四節。圖示首先展示每面墻的一幅整頁全景照片,接著是同一面墻標出區與節的局部照片。

 

圖示每頁展示一個分節。石壁的照片與相應的拓片并列展出,讀者可以由此比較兩種載體上的刻字。每行都標出行數,以便讀者連續閱讀同行文字。

 

可以說本書的出版,為文物寶庫及學術研究提供了基礎資料;既填補了中國石刻佛經領域的多項空白,又能引發更多學者的關注與研究。


▼▼▼▼▼▼▼▼

《中國佛教石經》

?

現已出版

11

《中國佛教石經 · 山東省第一卷

中國佛教石經 · 山東省第二卷

中國佛教石經 · 山東省第三卷

中國佛教石經 · 四川省第一卷

中國佛教石經 · 四川省第二卷

中國佛教石經 · 四川省第三卷